主漫威/三体/京剧猫圈

是个铁人厨RDJ唯粉,也超喜欢可爱小虫可爱荷兰

崧吹/糖吹/师兄吹/明月吹

其实是个全员吹(。)

❤虫铁过激❤

三体男神/罗辑/云天明/大史/维德/章北海

琅琊榜及cp衍生/靖苏/诚台/凯歌

京剧猫/武白/西瞳/月青/双荣(其实最近突然开始了混乱邪恶杂食的生活)

三体/all罗(主史罗)/all维all/all云all/all章all/艾程/其他基本杂食不挑

复联目前只站虫铁,不拆不逆这对儿其他都还好说。盾冬锤基也很好。

【是个重度cp洁癖患者注意,拒拆逆】
这里话痨又话废同好来勾搭吖【凑表脸】

我突然不想喜欢你了。

【禁喜欢推荐评论。】

原来晚上是真的可以看见睡衣上的静电的啊,那一瞬间的光亮让我想起了闪电。

——你想要什么?
——月光的亲吻,和百合花的爱恋。

“月光的亲吻,和百合花的爱恋。”

月光被揉碎在她的目光里。
(困死了写完作业下周回来再续……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依旧是女巫与爱丽丝♪)

我是一个自闭的大头画手(认清自己)
再见了。
(lof再发一遍主要是因为想存一存x)

纪念一下我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人体练习!!!
感谢b站!!!感谢up!!!
55555爆激动我会继续加油练习的15551!!!

行星改造真好玩。
想拿这个写文辽……
现成素材啊,自由发挥的空间多大啊,不写多浪费???

我希望我的文字能成为天上的星星,永恒而坚定地闪烁着。

睡前存梗起来再写:
1.我的日记只剩下那一篇了,而且没有日期没有时间,甚至都算不上是一篇日记。
2.“要不你以为,女巫都是怎么长生不老的呢。”
“所谓长生不老,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痛苦涅槃罢了。”

我听她讲了一遍又一遍那个故事。
她追着兔子跑啊跑,掉进了兔子洞啦,遇见了漂亮的白皇后啦,和疯帽子一起玩啦,与红皇后斗智斗勇啦……
她栗色的小卷发垂到我的腿上,红丝绒的小裙子铺开像一朵玫瑰花;她的眼睫眨呀眨,好像我在古书里见过的黑色小蝶的翅膀,这眼睫同她红得像是被舔舐过的糖果一般的嘴唇(还有脸颊)一样,让人想去亲吻她;两条洁白光润的小腿晃着,她竟一点也不怕从树上掉下来!因为她知道,我会施展法术接住她——虽然我每次都会告诉她,我下次不会接住你了,但我每次却都接住了她,她也就恃宠而骄了。
想到这,我插进她滔滔不绝的讲述里:“你真是个恶劣的孩子。”
“嘿梅露德,大人们都这么说我,可我不允许你这样说我。”她抬起...

有烟从他唇角飘出。
我想起了他抽烟的缘由,正想后退一步,却几乎是同时的,他侧过身子来吻我,像一只笨拙的长颈鹿。他笨拙地伸长脖子,左脚跨过我面前那堆有关人文社科的书籍,右脚被忘在了原地,两只手臂捞住我,软和的栗色卷毛在他抬头的那一瞬间擦过我的嘴唇,我闭上眼,接着感觉烟草味儿从他嘴里涌出来,温度渐渐攀升。我想到了——刚刚有那么一瞬,他很像黑夜里的鬼魅。
唇边的吻很辣——我不喜烟味儿,但他还说就是要这么试试。过了一会儿,他好像不满足于小心翼翼地摩擦唇角了,于是他的鼻息亲吻过来,更为浓厚的烟草味儿险些进入我的口,我嫌弃地避开他,他却撒娇似的继续往我跟前凑,我说烟味儿呛,他却说被你吻过的烟雾肯定就不呛了,是...

1 / 10

© 梅宗主的暖手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