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风而来

“如果一个神甘心委身于腐臭的暗室、将酒精和游戏当麻醉剂、抛下自己过去珍视的子民的话,那么这和他主动丢弃了神格有什么区别。”

我理解你的苦难,你本不该承受这一切,但命运早已蛰伏在过去的千万年中,为你埋好了一条条暗线;所有看似的“紧急危机”,不过是地下深藏已久的雷阵经过时间洪流的冲刷才逐渐显露出来罢了。而所有埋雷的人和应当排雷的人,才是你痛苦的根源,是造成你悲剧的本源。

可你不该这样。悲剧和痛苦使得你的魂灵重塑,你的血液里应当熔铸的是钢铁的温度。瞧瞧吧,命运夺去你的至亲,杀死你的战友,摧毁你的家园,可这都不能成为杀死一个英雄,一个神的理由。

你可以脆弱,可以愤怒,可以狂笑;可以召唤惊雷一场将...

【锤基】极地天光

探险家锤x酒吧侍应生基

“说真的,你想去看极光吗?”

 

@半个盛唐 小朋友生日快乐!

ooc预警!!!!!!!

 ———————————————

1.

“先生,您的苦艾酒。”Loki端端正正把托盘里的高脚杯放到对面人的桌上,然后打算快步离开。他不想又惹上什么人,不是他怕,而是他极强的自尊心和尖酸犀利的言语很可能会替他向老板先一步提交了辞职报告,毕竟半个月前的“盛况”可还历历在目,他没有傻到想重蹈覆辙。

“等一等,”Loki感到自己的衬衫袖口被人拽住,他回过头来,和苦艾酒一样淡绿的眸子里此刻带了点儿狠毒。他敢肯定若是这男人下一秒要做出什么出格举动...

【偷跑】自家古风江湖脑洞片段

【一】
源洛川说官话还是有些困难,每当他遇到不知如何表达的意思时总会结结巴巴半晌挤不出半个音来,这时候尹潮生先会抱臂偷笑一会儿,看他右边断眉都皱成了连眉,耳根子急得红透,心里乐得不行。有次直接探出上半身去,凑上去用自己舌头把他舌头捋直了。

源洛川只觉得血气直涌上他脑袋,惊异中炸出一句完完整整顺顺溜溜的话来:“你干啥?!”

尹潮生这才捂不住了,右掌不轻不重地拍了几下桌面,边拍边笑得前仰后合:“你不是说不清话吗我来帮你啊哈哈哈······”

自此以后源洛川就长了记性,每到那种尴尬时刻他就会主动向后退上几步,生...

无题

他就是粗暴的光,是恍惚间惊醒的春秋大梦,他曾站在你面前,现在躺进你的梦里,然后你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说也不是,动也不是,你此刻什么都不是,你甚至连你自己都不是。

你是什么?你以为你是清冷的月光和潺潺的溪水,是歌女指尖的琵琶弦,是天涯望断的南飞雁,是皑皑雪原上的孤傲之花,是春天的粉樱夏天的红桃秋天的金菊冬天的黄梅,还是古人拍遍的栏杆欲语不成说戚戚然泪先流?

你什么也不是,还要我再说一次吗?你什么也不是。你甚至不是苟延的夏末萤火和残喘的风中残烛,甚至不是褴褛衣手中捧着的叮当响的破碗,甚至不是路边生了脓包的野狗,甚至不是瑟瑟微微烂茅屋里吹灭昏黄残烛的风,甚至不是暮春的腻雨夏末的空蝉壳秋初的残荷...

我希望我的文字能成为天上的星星,永恒而坚定地闪烁着。

我听她讲了一遍又一遍那个故事。
她追着兔子跑啊跑,掉进了兔子洞啦,遇见了漂亮的白皇后啦,和疯帽子一起玩啦,与红皇后斗智斗勇啦……
她栗色的小卷发垂到我的腿上,红丝绒的小裙子铺开像一朵玫瑰花;她的眼睫眨呀眨,好像我在古书里见过的黑色小蝶的翅膀,这眼睫同她红得像是被舔舐过的糖果一般的嘴唇(还有脸颊)一样,让人想去亲吻她;两条洁白光润的小腿晃着,她竟一点也不怕从树上掉下来!因为她知道,我会施展法术接住她——虽然我每次都会告诉她,我下次不会接住你了,但我每次却都接住了她,她也就恃宠而骄了。
想到这,我插进她滔滔不绝的讲述里:“你真是个恶劣的孩子。”
“嘿梅露德,大人们都这么说我,可我不允许你这样说我。”她抬起...

有烟从他唇角飘出。
我想起了他抽烟的缘由,正想后退一步,却几乎是同时的,他侧过身子来吻我,像一只笨拙的长颈鹿。他笨拙地伸长脖子,左脚跨过我面前那堆有关人文社科的书籍,右脚被忘在了原地,两只手臂捞住我,软和的栗色卷毛在他抬头的那一瞬间擦过我的嘴唇,我闭上眼,接着感觉烟草味儿从他嘴里涌出来,温度渐渐攀升。我想到了——刚刚有那么一瞬,他很像黑夜里的鬼魅。
唇边的吻很辣——我不喜烟味儿,但他还说就是要这么试试。过了一会儿,他好像不满足于小心翼翼地摩擦唇角了,于是他的鼻息亲吻过来,更为浓厚的烟草味儿险些进入我的口,我嫌弃地避开他,他却撒娇似的继续往我跟前凑,我说烟味儿呛,他却说被你吻过的烟雾肯定就不呛了,是...

【虫铁】勒忒泉幻象

【温馨治愈请放心观看,保证甜到齁,齁到哭,不哭你砍我(?)】

大家七夕快乐,最后一秒钟发文真刺激。

——————————————————

 

Day1

这是托尼·斯塔克的第二十九个不眠之夜。

沉重雨声敲击耳膜,落在心上声声荡出回响。托尼闭着眼,强迫自己入眠,可是他做不到。纷乱的心绪好像使他一头扎进了蛛网里,愧疚自责萦绕他多时,泰坦星上的一切他还历历在目。

不能想了。托尼深吸一口气,试图制造一个幻境去驱逐那些糟糕的念头,但他始终欺骗不了自己。

或是有风进来,托尼感到耳廓被寒意舔舐,冷气钻进领口,潮湿在皮肤上肆意游走圈出大片领地,甚至最轻微的吐息都融化在了风...

他的肩头宽广,扛得起世界;
我的肩头窄小,只容得下他。
————————————————
我应该是最晚的repo了……
吹爆眠狼夫人!!!
今天收到贴纸非常非常开心!开心到昏厥!!!
就是想搞一个无脑甜饼而已——!♡
所以编了这个甜饼小故事ヾ(●´∇`●)ノ~
我爱虫铁他们真好55555
战战兢兢打下tag

1 / 2

© 梅宗主的暖手炉 | Powered by LOFTER